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留给中药注射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21-11-25访问次数:

  健识局梳理发现,中恒集团的血栓通系列产品已从2014年巅峰时期年销售28.80亿元,降至2020年的约5.2亿元。这一次,湖北牵头18省市的

  各省市卫健委自2016年起陆续出台重点监控目录,将临床用量大、安全性有待进一步验证的中成药纳入后,一批中药企业的销量开始直线下滑。尽管中恒集团这几年一直在积极开展血栓通的临床研究,欲证明其真实有效性,但似乎对销量没有任何帮助。

  中恒集团梧州制药曾经是梧州本地人的骄傲,不少本地人以进入梧州制药为荣光的事情,号称“一家企业一座城”。

  2015年8月,中恒集团原董事长许淑清因涉嫌职务侵占、单位行贿等罪被立案侦查。最终这位曾经在广西梧州呼风唤雨的企业家、中药行业的女强人,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

  中恒集团是广西投资集团持股27.73%的国企,一把手出事后,公司被迫临阵换将,任命原广东省医药保健品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欧阳静波为新任董事长。欧阳静波上任后,开始强调中药注射剂质量,力推采购和种植的标准化,保证血栓通的临床效果。

  但这些“内功”没法抵抗外来的大风浪。2015年1月,原国务院副秘书长、机关党组成员毕井泉出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一年之后,福建、山东、安徽、河南开始出台省级重点监控目录,中恒集团的血栓通被多次点名,销量出现下滑。

  欧阳静波并非不努力,一则在网络流传甚广的视频采访中,欧阳静波自称:中恒联合天津中医药大学、国家中医科学院开展了30886例的临床研究,结果表明:血栓通的副反应率优于国际同类产品。但市场并不买账。根据中恒集团财报显示,血栓通系列产品从2014年28.80亿元逐步下滑到2017年的17.8亿元。

  欧阳静波使出浑身解数,也只是在2018年让血栓通“回光返照”,销售额达到30亿元。各地都严控辅助用药,个人力量和个别企业都无法阻止中药注射液这个品类的销售颓势。

  2019年6月,中恒集团收到欧阳静波的辞职申请,控股股东广西投资集团的总经理助理焦明出任新董事长。

  “新官”并没让血栓通活得好一些。财报显示,2019年血栓通销量约为7.27亿元,2020年下跌至5.21亿元,集团整体营收也因此受影响。这个曾经让中恒集团赚得本满钵满的品种,被重点监控、合理用药等监管政策彻底赶下“神坛”。

  中恒新提名的董事长莫宏胜能否获得信任?如何让血栓通系列产品迎来“第二春”?这些都是不太好回答的难题。

  中药注射剂是中药最初开始“现代化”的产物,弥补了传统中药口服或其他给药方式见效慢的缺点,有一定的进步意义。自上个世纪80年代起,大批中药注射液登陆市场,至今一直备受医疗机构,尤其是基层医院的青睐。

  但行业中都了解,中药注射剂之所以能够畅销多年,与相关企业给出的“无法拒绝”的回扣密切相关。血栓通系列产品作为中药注射剂的代表,其营销模式曾被业界饱受诟病。

  2017年,全国医药流通行业试点“两票制”,意在挤掉药品流通环节的多余水分。这一政策很快就反映在了中恒集团、步长制药等一批中药企业的财务报表上:以往层层加价做高成本的方式不再适用,企业只能把所有销售费用都加在财报上。中恒集团2018年销售费用为21.19亿元,2019年更是高达23亿元。

  上交所曾就此向中恒发出问询函,中恒集团回应称:“产品销售量增长,公司销售团队已经不能满足推广活动的需要。”但真实的原因,懂得都懂。

  这一锤之后,紧接着就是重点监控目录,加上国家药监局责令修改中药注射液说明书等政策,中药注射液的安全性问题开始被舆论关注到。

  根据《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显示,中成药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占总报告数的16.9%,其中注射剂占53.8%。根据药监部门相关负责人的说法,目前中药注射剂自证有效才是其最首要的任务。

  中恒、步长、天士力、以岭等国内中药龙头企业均开始部署临床试验,中药注射剂再评价也在国内陆续推开。但这些“自救行为”显然没有行业大浪冲击来得快。

  今年9月,全国首个大规模中成药集采启动。由湖北省牵头,联合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福建、江西、河南、湖南、海南、重庆、四川等18省市展开76个品种的中成药集采。其中包括了血塞通、血栓通、生脉等中药注射液知名大品种。

  业内普遍认为,随着中成药集采启动,今后将有大批中成药销售出现萎缩,相关企业面临转型。未来,中药企业的路应该怎么走,似乎早已注定。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