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沈安娜:潜伏国党14年全身而退临终遗言:我暴露了?从后门跑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21-11-30访问次数:

  蒋介石开会有一个特殊的习惯,在高层决策会议之上,如果提到了绝密的问题,他会特别强调一句:下面的话不要记。全场人员必须要全部停下笔。

  1939年1月,五届五中全会在重庆召开。在会议的休息时间,速记员沈安娜和其他的女同事们谈笑着走向女厕所,乘着这个间隙,她赶紧将方才蒋介石在会议上说的机密信息写在草纸上,妥善藏好。

  这次会议上,制定了《防止异党活动办法》和《关于的处置办法》。沈安娜将这两份文件秘密传递出去,很快送到了党中央。

  1940年2月,天水行营政治部发布了一本《中共不法行为及破坏抗战史实记要》。对中国在抗日战争之中的贡献只字不提,诬陷我党我军挑起了国共两党的摩擦和争端,扭曲事实,颠倒是非,引起党内同志和国内进步人士的公愤。

  为了揭露的阴谋,让各界群众明白他们的恶意虚假宣传,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十八军政治部的名义,编写了《摩擦从何而来》的小册子发布。沈安娜传递的文件和消息被编入其中,成为至关重要的证据。

  20世纪三、四十年代,沈安娜打入了中央党部秘书处,负责在会议上为重大人物的发言做记录。

  她在速记员这个职位上做了14年,不仅深得高官的信任,还给蒋介石、宋美龄做过速记。因为沈安娜的稳、快、准,感叹国共谈判变成了玻璃瓶子里押宝。这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同志,到底是如何完成这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沈安娜出生在江苏泰兴的一户书香门第,原名为沈琬。她从小就不是逆来顺受的姑娘,性格倔强,勇于反抗。7岁那年,她抗拒家人为她缠小脚,在半夜将裹脚布全部剪碎,家人不得不放弃。

  从小,父亲教授她古文,她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这些都为她后来能成为速记员打下了基础。

  1932年,沈安娜的二姐沈伊娜反抗父母包办婚姻,决定离家出走,沈安娜为了支持姐姐,和她一起前往上海。

  两姐妹本以为在上海这座开放的大城市能够找到机遇,改变自己的命运。实际上,他们看到的却是更大的贫富差距,和被放大的剥削和不公平。

  沈安娜没有办法依靠自己在这座城市安身立命,也没有办法在这里找到中国的前途,她虽然可以在学校念书,但每天依旧是心事重重、迷茫无奈。

  1934年的春节,沈安娜姐妹因为没有路费回家,只能留在上海过年。新年伊始,她们前往老师毛啸岑家中拜年,正巧遇到了两位校友,一位是比沈安娜高两届已经毕业的舒曰信,一位是比他高一届尚在学校读书的华明之。在老师家中,他们相谈甚欢。

  沈安娜姐妹那时候还不知道,恩师毛啸岑,师兄舒曰信和华明之都是地下员。随后,沈安娜姐妹多次来到恩师家中和他们促膝长谈,聆听到了的声音。在他们的影响之下,两姐妹找到了抗争的方向。沈伊娜也获得了爱情,和舒曰信结为了革命伴侣。

  1934年夏天,沈安娜刚刚读完高二,因为实在没有钱,她不得不辍学寻找工作。和姐姐、姐夫商量之后,她前往速记学校学习速记,以便将来谋生。

  这年年底,浙江省政府派人前往沈安娜所在的学校招募速记员。因沈安娜成绩优越,表现突出,校长决定派她和两名男生去实习。

  沈安娜一直想要为革命事业做一些实事,听闻自己要被学校派往政府给敌人效力,她心中特别抗拒,就给姐夫写信询问姐夫的意见。

  舒曰信立刻向上级领导王学文汇报了这件事,王学文认为,能够打入敌人的内部,接触到敌人的重要文件和情报,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虽然不在前线打仗,但是沈安娜的这项工作在关键时候能够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只要有精准的情报配合地方武装斗争,可以避免前线的大量伤亡。

  舒曰信将王学文的意见告诉了沈安娜,沈安娜马上就领会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她整装待发,深入虎穴,前往浙江省政府报道。在实习工作期间,她因为表现突出,被安排进入了浙江省政府秘书处议事科担任速记员,从事秘密情报工作。

  那年沈安娜还不到20岁。她必须收拾起她的满腔斗志,压抑心中对革命运动的热切向往,在死气沉沉的旧官僚主义衙门之中当一个小心谨慎、唯唯诺诺的小文员。

  沈安娜写得一手好字,每分钟可以速记100字,这种业务水平帮助她在浙江省政府机关脱颖而出,经常在重要会议上做记录工作,也不动声色地搜集了一大堆的。

  工作一个月之后,沈伊娜给沈安娜寄了一封信,希望她能回她筹办婚事。沈安娜挑选了几份重要的,混在衣服之中装进行李箱,直接走出了宿舍,坐上火车回到上海。

  沈伊娜见到妹妹送给她的结婚礼物,又惊喜又后怕,叮嘱妹妹下次千万不能这么莽撞。而姐夫舒曰信却觉得沈安娜有勇有谋,将几份文件送给王学文。王学文捧着这些珍贵的情报资料,兴奋道:第一次搜集情报就一炮打响,真是太不容易了。

  沈安娜能够做十几年的速记员都不被发现真实身份,必须在方方面面格外注意。她的能力非常强,任职是校长推荐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顺理成章,没有破绽。而且,她善于在之中寻找保护伞,取得高层的信任。

  沈安娜和科长薛元燕的关系不错,为了站稳脚跟,她还认了薛夫人做干娘,主动做她两个孩子的家教,利用休息时间认真辅导功课,后来干脆直接住到了他们家的空房之中。这样一来,她在住所之中整理文件就安全了许多。

  薛元燕对沈安娜非常满意,曾经多次在浙江省主席黄绍竑和秘书长朱家骅的面前夸奖沈安娜。

  有意思的是,后来蒋介石因为不信任黄绍竑,把他调到了湖北省政府当主席,由亲信朱家骅担任浙江省政府主席。原本政府机关之中的公职人员几乎都换了血,而沈安娜却留了下来,并且得到了朱家骅的赏识。

  沈安娜还利用工作便利和的元老派打好关系,向他们敬求墨宝。在沈安娜的家中,居正、于右任等人的书法作品就挂在最显眼的地方,旁人多以为沈安娜非常敬重这些高官,且和他们关系良好。

  延安的姑娘们大多打扮朴素,短发军装是她们的标配,而沈安娜打扮时髦,穿着精致的旗袍,包里是化妆品和手帕,常去看美国电影,喝咖啡,生活小资,和官员心中的女员完全不一样。

  后来,沈安娜还接触到了宋美龄,有机会给宋美龄做速记工作。她知道宋美龄气质脱俗,她专门挑选一件最合体的旗袍,打扮得整齐去参加工作。速记文件她总是誊抄得很工整,用心装订,以艺术字体写上标题再交给宋美龄翻阅,以此获得宋美龄的好感和信任。

  这些表面工作,沈安娜都做得非常细致,根本看不出破绽。当然,最危险和最关键的,就是情报的传递问题。

  刚开始,沈安娜用隐形药水写情报,夹在家信之中寄往上海姐姐家。而有一次,药水突然失效了,还没有到沈伊娜手上就已经显现了出来。党组织马上让沈安娜停止用隐形药水,一切情报由沈伊娜亲自去杭州取,或者沈安娜亲自送到上海来。

  姐妹俩来回奔波忙不过来,如果沈安娜频繁离开杭州也容易引起注意,出现危险。所以,组织决定让华明之用节假日的时间去杭州情报,了解沈安娜的情况。

  华明之常常和沈安娜在茶楼里面见面,有的时候会扮作情侣在西湖假装约会,秘密传递信息。几次接触之后,两人的感情升温,倒真的谈起恋爱来。华明之在西湖边教沈安娜唱歌吹口琴,指导她的工作,畅想革命的前景。

  1935年,上级领导王学文向党组织请示,同意两人结为夫妇,两人在中秋节当日结婚。当时正在交通部上海国际无线电台工作,两人从相识到结婚都没有引起官员的注意。

  婚后不久,华明之在组织的派遣之下前往浙赣铁路局工作,更加方便传达信息。他成了沈安娜身边同步作战的战友,在危机之时可以商量对策,沈安娜不再是孤身一人奋斗在虎穴之中。

  在华明之的提议之下,沈安娜将情报用最小的字写在很薄的纸张之上,装进火柴盒或者香烟盒子里,这样一来,藏匿情报就更加容易,也更加安全。

  1937年,杭州失陷,浙江省政府被迫迁移到了山区。夫妻俩仔细商量,如果沈安娜这时一起转移,就很难第一时间获得重要情报了,可能根本就无法和组织联系。他们听闻浙江省政府机关的要员都已经前往武汉,而中共的重要领导人也有不少在武汉,于是他们决定直接前往武汉与组织联络。

  因为一直在机关从事保密工作,他们来到武汉之后必须要先和八路军办事处报备和汇报。

  和组织恢复了联系之后,沈安娜马上前往中央党部求见朱家骅,继续打入敌人内部。朱家骅看到沈安娜显得十分高兴,夸奖道:沈小姐,难得你从杭州赶到武汉效忠,真是有为青年啊!

  此时武汉中央党部速记的工作正好缺人手,朱家骅希望沈安娜能尽快报道。只是当时有规定中央党部的工作人员一定要是员,朱家骅询问沈安娜是否加入了,沈安娜随机应变:在浙江的时候我还很年轻,没有参加,现在参加,可以吗?

  朱家骅根本没有怀疑,马上让秘书为沈安娜办理了特别入党手续。所谓特别入党,就是由三名中央委员会联名介绍和批准的入党方式,审批更快。沈安娜的党证编号旁边还有一个醒目的特字,在机关工作的话,上上下下都要高看她一眼。

  沈安娜打入中央机关之后,越来越觉得压抑,特别是看到八路军办事处送走一批又一批的红色青年,她也想和其他同志一样,前往革命圣地延安,做回自我,成为一名普普通通光明正大的战士,在抗日前线痛痛快快参加群众运动。

  沈安娜在丈夫的掩护之下偷偷来到了八路军办事处,见到了董必武和博古,告诉了他们自己的想法。董必武和博古都表示不赞同,董必武开玩笑说:你要是去了延安,我们这里可就没有小速记员了?

  一天晚上,周恩来和专门来找沈安娜谈话,针对她最近困惑,周恩来耐心开导:你有这样好的工作条件,获得了重要的情报,你也有速记的专长。换作别人是没有办法像你这样打入核心机关的。你要以大局为重,以革命事业为重。

  沈安娜向周恩来提出是否可以前往延安学习一年,周恩来笑着说:去一天也不行啊,你去了延安,就不可能再回到中央党部了。你在国统区一样是可以学习的,你可以从的报纸上看出不少东西。只有长期潜伏,才能为党做出更大的贡献。为了情报工作,你要敢当无名英雄。

  沈安娜的工作是隐蔽的,身边除了丈夫没有可以完全信任的同事,她必须对工作之中的所有人竖立防心,敷衍着领导。这种潜伏的工作说来荣耀,而对一位充满着革命激情的年轻女同志来说,的确是长久的折磨。

  周恩来和能理解她,但为了革命,每一位战士都在牺牲自我,并不是站在前线流血流汗的才是英雄,在这条看不见的战线上,同样需要英雄。

  沈安娜是第一次听到无名英雄这个词,如果从前她从事情报工作总是觉得找不到自己的定位,看不见自己的将来,那么周恩来的这句话,让沈安娜终于清醒。

  1938年,机关开始向重庆撤离,沈安娜和华明之按照董必武的指示继续潜伏。10月,沈安娜担任了中央常务委员会的速记工作,她的身影开始出现在高层会议之上。蒋介石主持会议之时,她就是速记的不二人选。

  会议结束之后,沈安娜会将底稿改成汉字,华明之将其整理之后交给中共中央南方局派来的上级领导吴克坚的手中,再由他上报到延安,交到的手上。

  1939年,为了更好地指导、配合沈安娜和华明之的地下工作,周恩来改派具有地下工作经验、身份隐蔽的卢竟如接替他们原来的领导吴克坚。卢竟如是吴克坚的夫人,在她的帮助之下,沈安娜终于申请入党成功,成为了一名战士。

  因为情况特殊,她的入党没有宣誓仪式,也没有任何证件证明,只有卢竟如的一句通知,一个拥抱。对她而言,这已经是对她此前工作的最大肯定。

  成为了员,沈安娜对自己的要求更高,几乎是拼了命地搜集情报。1941年10月,沈安娜身怀六甲,得到了上级的指示,要求她能够取得五届九中全会的情报。

  此时的沈安娜已经被科长准了产假,但为了能完成任务,她在临产前还在工作着。她不可能坐在办公室里面等待情报来找她,她必须一直在各科室走动,借着帮忙的理由搜集情报。

  沈安娜发现了某秘书的办公桌上有一份何应钦的《对的处理问题的提案》。她不便长时间逗留翻阅,于是每次路过的时候都看上两页,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赶紧将记在脑海之中的默写下来,直到将整份文件搬抄完为止。

  沈安娜就是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和极大的精神压力之下生下了孩子,也落下了一身的病根。

  1941年,皖南事变爆发,新四军6000多名同志牺牲。在庆功会上,高官们洋洋得意,沈安娜必须忍住心中的悲痛,她咬破了自己的下唇,才强迫自己没有留下一滴眼泪。

  1942年,沈安娜和华明之的直接领导人改为徐仲航,老徐的对外身份是正中书局总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正在等着办理好党证后入职。

  奈何党证还没下来,徐仲航突然被捕,沈安娜和华明之没有了他的消息,也断了和党中央联系的线路。

  沈安娜心急如焚,她无奈之下只好给正中书局总管理处写了一封信,说孩子生病了,借徐仲航的钱要等到下个月才能还。

  这封信后来到了特务的手上,他们拿着信来质问沈安娜为何会向徐仲航借钱。沈安娜知道徐仲航已经出事了,她只是惊讶片刻,马上就恢复了镇静,生气地反问特务:你们有什么证据说人家是。特务说从徐仲航的抽屉里面找到了许多反动书本。

  沈安娜摸到了底,知道自己这封信也做不了决定性的证据,她反倒更有了底气,对两个特务强硬地说:你们有什么事,就去找朱家骅秘书长报告吧。

  那时候的朱家骅已经是中统局的局长,沈安娜还在兼任他的速记员。沈安娜是朱家骅信任的老部下了,这些小特务们的确不敢招惹朱家骅,碰了一鼻子灰。

  沈安娜表面上很淡定,回去之后和华明之把家中还未传达出去的文件材料全部烧掉。晚上,他们彻夜难眠,分析着事态可能发展的方向,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不幸被捕,绝不出卖组织,要保持人的气节。

  因为沈安娜在内的良好关系,这件事最终不了了之,可是沈安娜和党组织的联系却中断了。

  她白天搜集情报,晚上和丈夫整理抄录,每天都在等着有人来拿,但一天一天过去了,没有人来,她必须将这些情报再全部烧毁。

  这是沈安娜从事潜伏工作以来最为艰难的一段时期,她和丈夫都在担心徐仲航,也需时时防备自己的身份暴露。一直到1943年5月,沈安娜兼任新生活运动妇女指导委员会的速记工作,常常为宋美龄的讲话做速记,得到宋美龄的信任,她紧张的心才稍微放松一些。

  沈安娜和组织失去联系整整3年,1945年10月,吴克坚在周恩来的指示之下找到了沈安娜的家。隐忍这么久的沈安娜和华明之在看到当初的老领导时激动地流下眼泪。她立刻把徐仲航被捕的消息告诉了吴克坚,这才知道原来党组织已经顺利将徐仲航营救出来,他们悬了3年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

  此时正是国共两党和谈期间,吴克坚告诉沈安娜一定要着重了解的动向,及时向组织汇报。

  正是沈安娜优异的情报工作,在1945年国共谈判期间,中共中央代表团能够第一时间知晓秘密商谈的策略情报,提前商讨应对,掌握了谈判的主动权。

  1949年4月,解放军占领南京,政府只得南下。沈安娜和华明之终于得到了他们期盼已久的指示,这次,他们可以不必随南下了,而是前往上海,迎接解放的到来。

  临走之时,沈安娜还为解放军渡江指挥部弄到了南京地区的军队布防图等绝密文件。

  的高官们面对节节败退的战况总是疑惑不解,他们曾经依仗着雄厚的经济实力,强大的兵力和武器,以为这是一场终将胜利的战斗。而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的身边,这位柔弱的女子,正用一支笔,捅进了他们的心脏。

  2010年6月16日,95岁的沈安娜因病在北京逝世。在临终前,她常常陷于昏迷之中,70年前潜伏的场景历历在目,她在梦中小声呢喃:我暴露了?他们抓人了,从后门跑……

  沈安娜在19岁接触中国的思想理论,还未正式入党,没有系统学习就打入敌人内部。这位坚持潜伏14年之久的红色特工,22岁加入,24岁才加入,在战争年代,接触最多的就是敌人,甚至有3年都不能和组织联系上……

  在这条看不到的战线之上,年轻的沈安娜从未动摇过,一直坚守着最初的信仰,在个人和利益高于一切的今天,这样的精神力量是无法想象的。

  有人说,沈安娜是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而她只说:只有党中央,中情部,南方局和周恩来能按住蒋介石的脉搏,我们个人怎么可能?我最伟大的恩师是中国,我只是践行了我对党的承诺。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